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mp4hentai,新手必看

海哥忙不迭摆出笑容,连连称好。

    没一会儿,瑶姐穿着一袭紫色旗袍,踩着高跟鞋走来。

    陈瑶一过来,恶狠狠瞪了我一眼,呵斥道,“还不赶紧滚,惹得李姐不快,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。

  ”  我知道,陈瑶是想让我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可我刚转身,胖女人却趾高气昂喝了一声,“站住,他还不能走。

  ”  陈瑶婉言一笑,“李姐,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,气大伤身,跟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好计较的,这(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)样,我给您换一个懂事,乖巧的。

  ”  “陈瑶,我可是你们的VIP客户,每月在你们这里的花销可不少,你就这样子敷衍我的?”  胖女人冷哼一声,不依不饶,即便是陈瑶来了,也没有卖面子,反而愈发得寸进尺。

    “今天,我就要这小子服侍我,伺候我舒服了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

  ”  陈瑶笑道,“李姐,这小子第一天上班,技术差,我还是给你找个熟练一点的。

  ”  胖女人嘴角泛出冷笑,手指头指着陈瑶,皮笑肉不笑道:“陈瑶,别给我来这套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不就是一个妈咪吗?老娘说的话,你听不懂是吧,今天谁伺候我都不行,我就是要这小子,不然,我叫人封了你的店!”  一听封店,我慌了神,停下脚步。

    我完全没想到才第一天就给陈瑶惹下那么大的麻烦。

    我咬咬牙,上前一步,打算豁出去,为胖女人服务。

    事情因我而起,我不能让陈瑶难做。

    海哥似乎看出我的打算,一把拽住我的手,冲我摇了摇头,使了个眼色。

    我明白他的意思,叫我不要冲动,一切交给陈瑶来处理。

    此时,陈瑶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,到最后彻底沉了下来,冷冰冰说道:“李姐,今天这单,我就给你免了,以后要想过来玩呢,我也热烈欢迎,要是想玩花样,我陈瑶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”  胖女人愣了一下,接着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。

    她似乎没想到,陈瑶居然会为了我这个毛头小子,得罪她这么一个大客户。

    最后,胖女人放了几句狠话,满脸不爽的离开。

    我以为陈瑶会跟我说点什么,可是并没有,她很快离开。

    不过在擦身而过的瞬间,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点什么,仿佛是失望。

    我握紧拳头,暗暗发誓,一定要好好做,不能够再给陈瑶带来麻烦。

    “海哥,刚刚的事对不起。

  ”我向海哥道歉,心里一直过意不去。

    海哥摇头苦笑,“这事情也怪我,没有跟你说清规矩,匆忙就让你上钟了。

  ”  “会所,不会有事吧?”  我有些忐忑问道,刚才胖女人威胁的话,还萦绕在耳边。

    “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,这些事,不需要你操心的。

  ”  海哥拍了拍我的肩膀,随后,开始给我介绍会所的一些工作,还有服务内容。

    听完后,我算是明白会所的真正性质,说的好听点,是做男公关,说难听点,就跟胖女人说的那样,是做鸭。

    整栋大厦,从五楼到八楼,都是会所经营的,五楼是KTV,六楼是单纯给客人全身按摩,不允许做其它事情。

    而七楼则不同,只要技师愿意,就可以跟客人上七楼,这里什么服务都可以做,我也参观了七楼的房间,跟六楼完全不同。

    双人豪华大床,浴缸,还有数十种情趣用品,都是一些没拆封过的,各种花样都有,简直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  “那八楼是做什么的?”  我下意识地问了海哥一句,七楼都那么劲爆,对八楼,我心里产生不少好奇。

    海哥神秘一笑,“八楼是专门提供给一些特别客户的。

  ”  特别客户?  “皮鞭,蜡油……”  海哥挑了挑眉,简单说了两个词。

    我倒吸一口凉气,这可不就是另类的那种。

    “放心吧,公司是不会强制员工做事的,除非你自愿。

  当然,七八楼的服务费用,每上一层,都是成倍的往上翻。

  ”  说到这,海哥忽然一脸凝重,“陈阳,我必须提醒你一句,不到万不得已,最好不要上八楼。

  ”  我心头一震。

    别说八楼了,就算是七楼我都不愿意去,回想起之前的胖女人,要是让我在她身上蠕动,我怎么也提不起兴致。

    接下来,海哥又给了我一些视频,让我学习,里面都是一些按摩技巧,对于这方面,我似乎很有天赋,很快就学会了。

    第二天,会所开业后,我接到了第二个单子,只不过,这单子有点特殊。

  发生胖女人这件事之后,我有些紧张,生怕这一次的客人,也是什么老女人。

  我心里想着,要是对方又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,我要怎么办?我既忐忑,又焦虑,可我知道,我始终要过这一关的,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包厢门口。

  我深吸一口气,拎着工具,走了进去。

  可是当我看清楚里面的人时,我愣住了,瞪大了眼睛,错愕出声道,“瑶姐,你怎么在这?”我环顾四周,包厢里,除了陈瑶之外,并没有其她人,难不成,叫我过来服务的人,是陈瑶?“我听阿海说,你一直吵着要上钟?”陈瑶淡淡地说了一句,声音平缓,没有一丝起伏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因为之前的事情,海哥怕我再出现情况,所以一直让我多习惯两天,可是,我却急着还陈瑶的钱,而且会所生意火,一直缺人手,我也想弥补之前的过错,为陈瑶分担,所以一直主动请缨。

  没想到,这事情传到了陈瑶的耳朵里。

  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,陈瑶也没有在多说什么,而是冲我招了招手,淡淡地说了一句吗,“还愣着干嘛,放水,伺候我洗澡。

  ”闻言,我心头一阵荡漾,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,我知道,陈瑶这是要考验我。

  我连忙走到木桶前,将水放满,撒上玫瑰花瓣,我记得陈瑶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玫瑰花的味道。

  陈瑶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旗袍,配上她高挑的身材,前凸后翘的,既典雅又很有女人风味。

  陈瑶站在原地,给了我一个眼神,示意我替她脱衣服,说真的,这时候我的手,有些颤抖,内心紧张不已。

  旗袍上的扣子很多,解起来很麻烦,而且我的手一直在轻微的抖动着,解了半天,也才解开一颗。

  特别是站在陈瑶身边,她的身体有着一股芳香,很好闻,不断的传入我的鼻尖,让我内心泛起阵阵涟漪。

  陈瑶轻笑一声,很是直白地问道,“怎么,瞧你紧张的样子,没脱过女人的衣服?”我一脸尴尬,憋了半天,才憋出一句话,“没脱过旗袍。

  ”陈瑶睨了我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随后,自己动手解扣子,褪下了旗袍。

  旗袍滑落,噗的一声落在了地上,刹那间,陈瑶完美的娇躯暴露在了空气当中,肌肤似雪,白里透红。

  这一刻,我差点流鼻血了,陈瑶的身材真的很好,特别是现在,只穿着三点式站在我面前。

  而且,是那种半透明的黑色蕾丝系列,简直让人无限遐想。

  看着陈瑶的娇躯,我起了反应,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,我暗骂自己无耻,这可是陈瑶,我怎么可以这样子。

  可这实在怪不得我,陈瑶实在是太诱人了,而且,说句不要脸的话,以前小的时候,我就一直想着娶陈瑶,长大之后,甚至还做梦梦到过她。

  此时此刻,陈瑶就这样子站在我面前,我要说心静如水,那不是扯淡吗,我可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。

  让我失望的是,陈瑶脱了旗袍,就没有继续下去,这让我稍稍有些遗憾。

  冷不丁的,陈瑶问了我一句,“好看吗?”“好,好看!”我下意识的回答。

  “想不想继续往下看?”陈瑶轻轻一笑,手放在了后背的内衣上,一副欲要接下来的样子。

  我内心一阵激动,心里狂喊,想啊,想啊,我做梦都想。

  可是,当我看到陈瑶嘴角挂着那玩味的笑容时,我就知道,她是在调侃我呢,我一阵苦笑,“瑶姐,您就别戏弄我了。

  ”“怎么着,瞧不上姐,嫌弃姐人老珠黄?”陈瑶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,那模样,就跟林黛玉似得,惹人怜惜。

  我心里一急,脱口而出道,“怎么会,姐那么漂亮,我……”我急的有些语无伦次,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。

  陈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行了,不逗你了。

  ”说完,她自己走进了木桶里。

  我这才明白过来,自己还是太嫩了,还是上了陈瑶的套,接下来,我打起了精神,准备为陈瑶服务。

  我手握湿热的毛巾,擦拭陈瑶的背部,轻轻的,掌控着自己的力道,陈瑶的肌肤吹弹可破,我生怕弄疼了她。

  十几分钟后,沐浴结束,陈瑶站了起来,哗啦啦的,水珠从她的身上滴落,这一刻,我才真正明白,什么叫出水芙蓉。

  泡澡过后,陈瑶的肌肤上,泛起一颗颗粉红色的疙瘩,我又用干毛巾,轻轻的替她擦干,随后,陈瑶躺在按摩床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

“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任了!好,我告诉你齐昊,你被开除了,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!”“行,至少我无愧于心!”齐昊眼中闪过一丝怒色,随即离开。

  他自有依仗,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,大不了就回老家继承老爹的医馆,也比在这里受气好。

  昂首走出办公室,路上齐昊看到了一群人径直走向陈富国的房间,不过他也没在意,回到自己的位置,便准备收拾东西离开。

  “主任,你消消气,别气坏身子了,不值当。

  ”林媚连忙关上门,给陈富国按摩,帮他消火。

  “玛德,一个小小实习生,居然敢那么嚣张”陈富国一脸的愤怒,不过当他眼睛瞄到林媚敞开的衣襟时,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。

  “哎哟,主任你好讨厌。

  ”林媚注意到陈富国的目光,故意把衣领拉敞开,让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风光。

  “你这小蹄子,有你在身边,我真是要日夜‘操’劳了”陈富国贱笑一声,把林媚一把抱在怀里,重新开始刚才被中断的事。

  “咚咚咚”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“谁啊?”陈富国不耐烦的喊道,双手不停歇的继续动着。

  “韩立,我找齐昊!”“没空,现在正忙着看病呢,走吧,下次预约个时间再来。

  ”陈富国此时已经被色欲冲昏了头脑,也不多想,直接让门外的人离开。

  “主任,是韩院长啊,门外是韩院长!”林媚原本满脸潮红,听到门外是谁之后,顿时脸色大变,挣扎着站了起来“韩院长!”反应过来的陈富国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一把推开林媚,冲到门口把门打开,连衣服都忘记整理了,显得狼狈不堪。

  “陈主任,你还真的是忙于业务啊,连见见我这院长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”韩立面色一黑,看到陈富国被扯的半开的白大褂,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脸不正常的潮红色,哪里不知道刚才正在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“我身为主任,理应以身作则,忙点没什么,都是应该的。

  ”陈富国不断的点头哈腰,一脸谄媚。

  “哼!”当着外人的面,韩立也不好发作,对身后的一名穿着OL装的女子歉意道:“萧总,让你见笑了,里面请。

  ”只见一个容貌精致,身材高挑的女子带着两个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进来,她戴着黑框眼镜,脚踏黑丝高跟,眼神凛然,往那里一站,久居上位的气势自然散发出来。

  这个女人不好惹。

  只是瞄了一眼,陈富国心里便自然闪现出这个念头。

  待看到韩立主动让位给她,更加肯定女子不是个普通人。

  “这位是日升集团的总经理,萧雪芙女士。

  ”只是淡淡一句,陈富国便心头剧震,无他,实在是升日集团太有名了!国内排名前三,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级巨头企业,旗下产业众多,横跨多个领域,据说还有军方背景掺杂其中。

  作为日升集团大本营的东升市,这里将近有一半的产业都刻着日升的影子。

  而其集团老总萧雪芙,那可是跺跺脚,整个东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。

  这种级别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,陈富国又哪里能镇定得下来。

  “萧总,大驾光临,实在蓬荜生辉,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?”陈富国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脸面,把自认为最亲切最谦卑的姿态展现在萧雪芙面前,那谄媚的劲儿,简直比见到他亲生父母还要来得狂热。

  而林媚则是不易察觉的后退了几步,她与萧雪芙比,犹如云泥,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。

  面对着陈富国的谄媚,萧雪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厌恶之色,但想起自己的目的,只得压着性子问道:“听说,你这里有个叫齐昊的实习生是吗?”“齐昊!”陈富国心中一凛,随即不停偷瞄萧雪芙,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,只是萧雪芙万年冰霜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知晓她的真实情绪。

  而韩立站在旁边也是一脸疑惑,这一大早萧雪芙就来势汹汹,指名道姓要找齐昊,他现在只希望齐昊千万不要惹到萧雪芙,不然他这个院长估计也当到头了。

  犹豫了一会,陈富国发现萧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烦,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“萧总,请问您认识齐昊?”萧雪芙没有回话,宛如刀锋般的眼神平静的盯着陈富国,熟识她的人都知道,萧雪芙向来雷厉风行,不喜欢说废话,尤其现在问他话的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。

  被这么一盯,陈富国顿时汗就下来了,萧雪芙想要弄死他,那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“萧总稍等,我立马就去喊他过来。

  ”说完,陈富国就着急忙慌对的跑了出去,同时心里不停祈祷着齐昊可千万别走了。

  不一会儿,就看见陈富国满脸堆笑的拉着齐昊走了过来。

  “你就是齐昊?”萧雪芙站起来,缓缓踱步到齐昊面前,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散发出淡淡的压迫感。

  齐昊将近180的身高在场中已经算是高的了,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视。

  “我就是齐昊。

  ”面对萧雪芙凌厉的目光,齐昊面色不变,眼神清澈。

  他知道面前这人的权势,虽然有些惊讶名震东升的萧总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,但他依旧不卑不亢。

  萧雪芙有点讶异,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镇定,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,而后继续问道。

  “你昨晚,在文成路那边的森林公园,是不是帮一位老者进行了针灸?”“没错。

  ”齐昊坦然点了点头。

  昨天晚上,长达四年的封针期刚好解封,又正好遇到一位谈吐投机的老先生,跟自己对弈的时候病发,于是齐昊毫不犹豫用了尚未掌握针术帮他治疗,算是救了老人一命,尽管伤了元气,但他并不后悔。

  不过齐昊好奇的是,为什么萧雪芙会找到自己?“被你针灸之后,那老者没多久就进了医院,而他是我的父亲!”萧雪芙此话一出,整个房间刹那间变得极度压抑。

  韩立愤然的看着齐昊,目光有些怜悯,也有些痛恨,一生把精力都奉献给医学事业的他,最痛恨就是胡乱医治的庸医。

  林媚看着齐昊,一脸的惊讶,心中却是快意之极。

  之前还以为齐昊攀上了根大腿,没想到最终是这么个结果。

  最开心的当然要数陈富国。

  一开始还以为齐昊跟萧雪芙有什么关系,吓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,不过现在看来,这是来寻仇的啊。

  陈富国顿时热血上涌,感觉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到了。

  “混账!”陈富国此时瞬间站了出来,走到萧雪芙旁边,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齐昊啊齐昊,果然我一直以来没看错你,你就是个医德败坏的家伙。

  ”“之前乱给病人开药方,现在还居然还敢胡乱给人针灸,你这庸医,你这草菅人命的败类,你就不配继续当医生!”陈富国唾沫星飞的骂着,心里正得意自己反应迅速,这次表现好了,在萧雪芙心里留下个不错的印象,那以后升职加薪还不是唾手可得。

  陈富国骂的得意洋洋之时,却没有发现萧雪芙的眼神越来越冷。

  “啪!”的一声。

  清脆,响亮。

  场上众人都有些懵逼,尤其是晕头转向摔在了地上的陈富国。

  萧雪芙的手还保持扬起的姿势,眼神淡漠。

  齐昊眉毛微挑,心中却有些赞叹,这一个耳光打的真漂亮。

  陈富国则是一脸懵逼看着萧雪芙,眼神中有数不尽的委屈,这剧本不对啊,为什么自己会被打。

  只见萧雪芙放下手,冷笑一声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刚才说,齐昊是庸医?”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,这一连串的变化反转,让在场人的脑子都有点拐不过弯来。

  先是萧雪芙说齐昊的针灸使得他父亲入院,紧接着陈富国跳出来指责齐昊庸医,然后萧雪芙又直接给了陈富国一个大嘴巴子,这里面的逻辑因果,实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“萧总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虽然忌惮萧雪芙,但怎么说,陈富国也是自己手下的人,当着自己面前打他,韩立要说视若无睹,那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“没误会。

  ”萧雪芙眼皮都没翻一下,平静的说道“他骂齐昊是庸医,我就打他,很正常。

  ”“可是,萧总你刚才不是说,齐昊的针灸害的你父亲进了院吗?”韩立一脸的不解,刚刚爬起来的陈富国心中也是很不爽,我帮你父亲出头,你还打我,有钱就能不讲道理了?“这个,我可以解释下原因。

  ”自始至一直保持旁观者态度的齐昊终于开口了。

  “昨晚,萧老爷子情况很危险。

  ”“暗疾发作,血管爆裂,我当时用针灸帮老先生止血,同时疏导出部分的凝固血块。

  在帮他稳定病情后,就让他尽快去医院接受治疗,毕竟我当时也只是应急之施,没有完全治好。

  ”“也就是说,萧总说的住院,是萧老爷子被你救了后再住院,而不是因为你胡乱针灸导致的?”韩立捋清了思路之后问道。

  “没错。

  ”齐昊平静的说道,同时眼神有些玩味得看着陈富国,这位刚才得表演可是非常精彩呢。

  而这边陈富国早就是一脸吃屎得表情,这回真的是自己犯贱了,别人都还没说完话,自己就跳出来急于表现,结果伸出去脸给人打。

  教训完了陈富国,萧雪芙像是随手处理一件辣鸡一样,毫不在意,转向齐昊道:“齐昊,我也不废话,现在我父亲旧疾复发,昏迷前指定让你过去,而医院那边说开刀的话,风险很高,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救我父亲”萧雪芙倚靠在桌边,圆润饱满的身材的体现的淋漓精致,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在场的人震惊无比。

  “只要能救我父亲,我萧雪芙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。

  ”萧雪芙盯着齐昊的眼睛,神情无比郑重。

  “力所能及之内的所有要求!”萧雪芙答应的一个要求!听到这个许诺,哪怕是韩立这种对物质不怎么看重的人,也是满脸的羡慕,更不用说双眼放光的林媚跟目瞪口呆的陈富国了。

  “抱歉,我不能。

  ”谁知道齐昊轻轻的摇了摇头,拒绝了萧雪芙的请求。

  “我已经不是一个医生了,无法替你父亲诊治。

  ”“怎么回事?”萧雪芙听到齐昊的回答,一直都以冰山示人的脸上,首次出现了愤怒的神色。

  “刚才陈主任已经把我开除了,我以后连实习医生都不是,又怎么能给人医治?”齐昊一句轻飘飘的话,吓得陈富国扑通一声瘫倒在地,站在一旁的林媚也下意识往旁边移了几步,仿佛要跟陈富国划清界限。

  他们明白,齐昊这是要和他们清算了。

  “韩院长,我要一个解释!”萧雪芙转过身,向韩立厉声质问道。

  如果齐昊不出手的话,自己父亲就只能冒险开刀,这里面的风险太大,她承担不起。

  “陈富国,你给我说清楚,齐昊这么优秀的医术,怎么会被开除!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,你这主任的位置就做到头了!”感受到萧雪芙心中的愤怒跟他身后那两个保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,韩立只好把矛头指向陈富国,硬着头皮问道。

  “院长,我,我……”陈富国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,毕竟赶走齐昊的事情本来就不光彩,哪怕是有正当理由,在萧雪芙面前敢说?这不是找死嘛。

  “院长,这事情我知道!”此时林媚突然站了出来,满脸正气,愤慨的说道:“陈主任一直在针对齐昊,时不时找点事情刁难他,这次把齐昊开除,也是因为齐昊没有按照陈主任的药方对病人开药,逮住这个借口就把齐昊开除了,实在是无耻之极!”此时的情况,林媚看得清楚,这个时候还不站队的话,争取点齐昊的好(两性口述小说)感,一会就得为陈富国陪葬,她可没那么重感情。

  “林媚,你……”陈富国被林媚的落井下石给噎的差点喘不过气。

  这浪蹄子,需要自己的时候就在胯下婉转承欢,大难临头了就踩自己一脚,变脸如此之快!齐昊一脸平淡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对于林媚的选择,他没有感到丝毫意外,这女人精明得很。

  林媚现实,是为了生存,陈富国活着是在害人,不知道有多少贫苦家庭因为付不起高价的药费,只能等死。

  所以齐昊可以放过林媚,但是绝不会放过陈富国。

  “药方?拿来看看”在韩立的吩咐下,林媚把那张病历表递了过去,此时的陈富国满脸大汗,已经心如死灰,怎么挣扎也是于事无补。

  “这药开得没问题啊。

  ”韩立仔仔细细的看完之后,向陈富国责问道:“陈富国,这是怎么回事?!”“这个药开便宜了。

  ”还是林媚抢着回答道:“陈主任和齐昊的开的药效虽然相同,但是后一种药,陈主任可以抽成好几百,齐昊开的药没有抽成,所以陈主任就用这个借口把齐昊给开除了!”既然已经站队,林媚也就索性把事情统统抖了出来,做人就最怕首鼠两端,为人精明的林媚又怎么会不懂。

  “韩院长,看来你这第一人民医院内部有些问题急需解决啊,我看得找个时间跟林国栋好好谈谈才行。

  ”萧雪芙随口一说,韩立马上就慌了。

  林国栋,那可是卫生局局长,他一声令下,自己还不是分分钟撤岗离职?、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陈国富理亏,也由不得他不客气了。

  “陈国富啊,陈国富啊,我当初提拔你上来,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!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,太让我失望了!”韩立满脸痛心疾首的表情,继续怒骂道:“你为了赚钱,罔顾了自己作为一个医生的责任,你跟本就不配当一个医生!”“从今天起,你陈富国不再是我院的科主任,甚至不再是我院的医生,现在马上给我滚!”韩立的咆哮声传到了走廊上,加上门本来就半掩着,很快就聚集了一批人过来。

  陈富国听到这话,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地,连滚带爬的扑到齐昊面前大神求饶,鼻涕横流,再也不复刚才威严的模样。

  “齐昊,你大人有大量,就饶了我吧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收回扣了,我保证以后当个好医生!”哭声震天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陈富国有天大的冤情。

  他没有去求韩立,因为他知道,目前能做主明显是齐昊,如果齐昊不饶了自己,那他的医生生涯算是完了。

  “我的天,陈富国那老东西居然在给齐昊求饶?我的眼睛没花吧!”“真的假的,刚刚齐昊不是还要被开除的吗?”“真是没想到,一个实习医生居然让科室主任跪地求饶~”“你们没看见看那个女的吗,估计就是齐昊请的大靠山。

  ”

  车子坐不下我抱着阿姨 她坐在我腿上发抖让我把持不住  “飞哥,我想喝酒,晚上到你那。

  ”熟睡中的飞哥被我一通电话,扰乱了清梦,挂断电话的几分钟后,这厮又给我回电,再次询问这么突然的相聚的真实性,我向他微信了我的车票,此事落实,且千真万确。

    以上的决定和行程,是在学驾照反回的公交上突然冒出来的,离开BD已至三月,徐州一别也有好久不曾见到他,此行之突然、心切,完全只是怀念与他举杯畅饮的感觉了,然而就是这样,我坐了四个小时的硬座,只为了一斤廉价且贵重的白酒而已。

    到了FY,由于一些现实原因飞哥没能来接我,给了我相对具体的位址,让我自行前往,我也深刻的理解和明白,他的那辆带有全景天窗,且360度无死角的二手电动三轮,可能坚持不到火车站,也赶不上见我就散架了,这也不说什么,谁让我们一起扛过枪,其关系,多的只有真诚,不会有太多的套路和心虚,到站后乘车的疲惫感被迎来的清风一吹而过,因初来此地,再想着快到口的酒、马上相遇的故人不免有些激动,当我环视四周环境,映入我眼的市区之冷清,相比我见识过的城市,其繁华程度完全可以用荒凉来解释了,此时我才深刻的了解到,中国地区贫富之间的真实存在的差距,同时也感叹当地人民做生意的头脑精炼,间接的感谢当地人民对外来群众的真切热情的欢迎,与为人之着想。

    半小时后,我来到我们相约的地址,刚下车就看到那个贼头贼闹的飞哥,屌丝形象被他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展现的淋漓精致,本想离多远就要打个招呼,却没曾想他竟未发现我,还向我来了电话,着急的问我到了哪里,我没有理会他电话中的询问,只是毫无遮掩的走到他背后,向他大声询问了一件事情的真实性,“你是不是sb啊”。

  他这才发现这就是他昔日的老友,被我一惊,一时的他说不上话来,不知道为何突然冒出来一句“到了还接电话,浪费我一毛钱话费”。

     飞哥AH人,性格古灵精怪,称得上德才兼备、才华容貌与一身的好男人,钱多不多要看日后发展情况,与飞哥相识五年,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,在BD也是一样,五年都在围绕着他的黑板和粉笔,发挥才艺,可说上是安守本分,相比别人就没有那么舒服的优待了,还好当时我字写的勉算清秀,训练的强度和适当的写写字互相调和,要不然我都不晓得那时的五年,自己是生是死,飞哥可谓是文武双全,在训练场上也算是独树一帜,对比同年落难的兄弟,飞哥初来时的八块腹肌依旧是无人能及的,也因参加过某种集训代号“孤狼一刀”。

  (以上简单的介绍故事的主人公)  我们找了个简单且宽敞的烧烤店,虽然从生意(名人哲理故事)上可以看出此店的味道不怎么样,但还是想无人打扰与之喝酒聊天的好,我们互相调侃了彼此的过往,絮叨返乡后的各种经历,诉说离别后生活的难言之隐,畅谈了接下来人生的简要规划,他总说我是成大事、挣大钱的人,而我总是自嘲,反驳他,我顶多是当着太监,操着皇上的心,拿着乞丐的收入,有着世界首富的担忧和思绪罢了。

  谁知道放在余额宝里的几万块钱,能给我带来多少的利率。

    酒足饭饱,已过次日二点,朗朗跄跄来到事先达成一致的按摩店,就昏昏入睡了,路上向另一位未能前来赴约的挚友发去“贺电”,同时总结出了今晚最大的收获,做人不要太马群。

    次日反途,相比昨晚的寂寞狂欢,和来之前还未遇到的迫切欣喜,列车摇摇晃晃与铁轨撞击发出的噪音,都显的太过于孤单了,不知道下次再见,何年何月?是否彼此依旧?  我们眼前,路上每个人都是在努力且孤军奋战的,他们也迷茫也走错了很多路,也有相对的理想和绝望,促使和鞭策他们一直都在努力着,我们可能会在社会的经历中,磨去同时滋生一些东西来,但我所祝愿和要求的是飞哥和马子,能够一生平顺、初心依旧而已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5913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451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5601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4865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5641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466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2255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6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