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台灣 18av,新手必看

初秋正午,烈日炎炎,一辆开往乡村的大巴,缓缓停靠在站台。

  张小强提着行李下车,抹了抹额上的汗珠。

  “大学四年,这次毕业回家,可老家还是一个样,啥变化没有!”张小强打量四周,处处仍是成片成片的苞米地,绿汪汪的,还不时有叽喳鸟语传来,跟他当初去省会读大学时一个模样。

  “这次回来,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长,用我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,改变家乡。

  ”张小强暗自下定决心,向家里迈去,还没迈出几步,就有个声音从苞米地里忽然传来。

  “呀……你温柔点,这么猴急干嘛!”这语声怎么这么熟悉呢!张小强思虑了一会儿,跨着步子走入了苞米地。

  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时节,枝叶繁茂,苞米叶子刮得张小强手臂微疼。

  张小强走到了苞米地深处,眼前出现一幕快要让他喷鼻血的画面。

  前方不远处,有座棚子,里间铺了张草席。

  有一男一女,正相拥在一块,男上女下。

  男的是个秃子,张小强一瞄就认出来了,他是村里的支书陆启亮。

  下面那女人,衣服被脱的只穿戴个花蕾胸罩,露出大片的娇嫩皮肤,就像快要长大的苞米似的,张小强猜测用手都能掐出水来。

  “这不是村里的李姨吗,她怎么跟支书还有一腿?”张小强有些诧异,但没有多想,鼓着眼睛看起来。

  “啊……你能轻点吗,把我压的身子难受……啊……”李姨面带春潮,胸前的硕大在张小强眼前波动。

  “行行行,我轻点,可你个浪蹄子别叫那么大声,行吗,被别人听到,我支书的名声就败坏了!”陆启亮说着话,同时搂着李姨的腰肢,上下运动着。

  “切……你陆启亮还有名声吗?咱村里的寡妇,十个都被你睡了九个,剩下一个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!”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连张家那小寡妇也被你盯上了吧,还想脚踏两只船,啊……轻点……”李姨满脸鄙夷,接着又闭上眼睛舒爽的叫起来,一脸享受。

  这刺激的一幕看得张小强眼睛瞪圆,差点流下口水来,视线一会落在李姨的饱满上,一会又瞟在她丰腴的屁股上。

  尽管李姨年纪有四十了,可身材却保养的不错,白白嫩嫩的,大屁股,充满弹性,特别是那一对饱满,张小强估摸着自己都难以掌握。

  正当张小强目不转睛看着的时候,一只牛虻爬上了张小强的手臂,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。

  “疼死我了!”张小强吃痛,顺手“啪”的一声,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。

  “等等,有动静!”李姨眼睛猛然睁开来。

  “这苞米地里哪会有动静!瞎扯!”陆启亮根本不信,仍旧在李姨身上运动着。

  “老娘骗你干什么!”李姨循声望去,立刻发现藏在不远处偷看的张小强。

  她怔了怔,马上叫道:“那不是张老汉的儿子张小强吗?他不是在省会读大学吗!”“真有人!”一听说有人,陆启亮随即爬起来,迅速穿好衣服,把腰带系好,往张小强这边走过来。

  “张小强,你怎么在这!”陆启亮面带怒意看着李小强。

  张小强本想撒腿就跑,但想想是陆启亮在这和李姨在这偷情,他张小强怕什么?“咋滴,我不能在这啊!”张小强道:“真是难以置信啊,支书竟然和李姨有一腿!这事要是传出去,嘿嘿!”“张小强,你小子敢威胁我?”陆启亮听罢,脸色瞬间变得阴沉。

  张小强心里有几分心虚,这陆启亮怎么说也是支书,干部一名,真要惹火他,张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过了。

  但张小强怎么说也是大学生,有知识,晓法律,谅陆启亮也不敢把他怎样,便道:“就是威胁你,你能怎么样?”“小兔崽子,小时候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,现在长大了,读大学了,胆子肥了啊!连老子都敢威胁!”陆启亮撸起袖子,准备教育教育张小强。

  “我说支书,你为什么跟个小伙子计较!”此时,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过来。

  她穿着一件白色低领T恤,走过来时胸前硕大不停颤动着,暴露出大半边雪白。

  “这事我来处理,你先走吧。

  ”李姨拍着陆启亮肩膀。

  陆启亮看了看张小强,又看了看李姨,重重“哼”一声,愤愤离开了。

  “我说你这张家小子还真厉害,一回来,就敢当面威胁支书!”李姨向前走几步,到了张小强跟前。

  这个位置,张小强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硕大饱满,中间的沟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有种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冲动。

  看到张小强的神情,兰嫂妩媚一笑,猛地抓起张小强的大手,往着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。

  柔软!滑腻!这手感让张小强爽得魂飞天外,他还是第一次碰女人胸,没想到感觉居然这么爽。

  “张家小子,在省会上了四年大学,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!”李姨挪揄道,任由张小强按着。

  张小强略露涩意,边按边道:“是……是啊,李姨!”“呵呵,我就知道,咱们这穷乡僻壤,即使出了大学生,也还是山沟沟里出来的。

  大学里的那些城市女生,可不喜欢咱们这的男人!”李姨笑了笑,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满脸诱惑看着张小强:“要不李姨让你尝试一下女人的滋味?正好刚才李姨还没舒服,你来帮帮李姨!今天的事情,你也当没看见,出去别乱说,怎么样?”“不不不,这可不行!”张小强立刻缩回手,一想到刚才,李姨光着身子在陆启亮身下娇喘的画面,张小强就提不起兴趣。

  “啊,你看不上李姨?”李姨愣了愣。

  “不是。

  ”张小强摇头笑道:“李姨是长辈,我怎能做这种事。

  ”这话张小强说得很假,李姨这人,身材丰腴,胸大屁股翘皮肤白,是男人都会心动。

  但她下面刚被支书那啥过,一念至此,张小强就失去兴致。

  “李姨,不然,你把你闺女艳红许给我,今天的事,我就当视而不见了!”张小强忽然笑道。

  “你喜欢我女儿艳红?”李姨打量张小强。

  “是的!”张小强点点头,艳红可是村里的村花,看上她的人太多了。

  “那好,今天下午我闺女正好也到家,我帮你制造机会。

  不过我们可说好了,能不能泡上我闺女,看你本事!”李姨道:“介绍完之后,今天的事情,你就当没看见!不许乱说!”“好!”张小强满口答应。

  接着,张小强和李姨分别,向家里走去。

  张小强家有五个院子,到家后,父母都不在,张小强猜测他们应该是下地干活去了。

  “不知道嫂子在不在,我这么久日子没回来,刚好可以给她个惊喜!”张小强朝嫂子房间走去,他却发现房门竟被反锁了。

  “这光天白日的,锁门干什么。

  ”张小强透过门缝,朝房内瞅去,眼前的画面,让张小强顿时兽血沸腾起来。

  只见房内,一名女子正脱得赤条条的斜躺在床上。

  她玉腿大开,手中拿着一根萝卜,放在下面缓缓运动着。

  女子正是张小强的嫂子,于薇!于薇今年二十五岁,就像九月的萝卜八月的葱,她长得是白白嫩嫩,皮肤吹弹可破,胸脯也饱满坚挺。

  她绝美的小脸上,五官精致,一双汪洋般的大眼睛里灵气动人,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樱桃小口,让人有种不由得想亲一口的冲动。

  盯着于薇的动作,张小强感觉小腹燥热难忍,下身立马有了反应。

  此时的于薇,面泛春潮,贝齿轻咬下唇,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娇喘声,无比诱人,张小强被撩得心神激荡。

  她的右手在下(姐弟乱性)面轻轻运动着,另一只手,则在胸前浑圆上不停来回按着,张小强看得心痒难耐,真想冲上去触碰那对饱满。

  “没想到,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这种事。

  ”张小强吞了吞水:“但想想也是,嫂子刚嫁过来,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时候,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,让嫂子早早守了寡。

  她一个人在家四五年,不寂寞才怪。

  ”张小强暗自想着,视线仍旧紧盯着房内的画面,清晰看见,于薇手上的动作渐渐变快,口中娇喘的声音也变大起来,听得张小强一阵心猿意马。

  他很想冲进去,帮助嫂子解决寂寞之苦。

  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,虽说大哥死了很久,但张小强仍是有些别扭,毕竟于薇是他嫂子,甚至读大学的学费,也是嫂子去县里打工给他赚的,这些年,嫂子对张小强,一直是疼爱有加。

  欲望与伦理的煎熬,让张小强难受的不由得跺起脚来。

  他这不跺脚还好,可一跺脚,刚好踩到放在门边的一根铁钉上。

  “啊,疼死我了!”张小强大叫一声,犹如触电似的缩回脚,他搬起脚看了看脚底板,还好鞋底厚,要不然这一下肯定扎一个大洞,血流如注。

  但还是很疼!紧接着,张小强心里就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刚刚喊得那么大声,肯定被嫂子听见了!

我又乐,春云嫂穿好了衣服,又是往我身边坐,还低下脸朝着我亲。

  这村嫂亲完了,手放在我的脸上,声音很温柔:“嫂子回去了,你这只小老虎,嫂子爱死你了。

  ”我也坐了起来,准备睡觉呗。

  “哎呀!”春云嫂走了几步忽然叫,回头冲着我翻白眼,不过嘴角却是含着笑。

  我也笑,明白她为什么叫,也明白为什么冲我翻白眼。

  反正是她自己找我的,她要是受伤不是我的责任。

  又是朦胧发亮的天色,我从番薯地那边,往家里走,洗个脸吃完早饭,到菜地帮嫂子干活。

  今天的村里,真比平时热闹。

  那位昨晚被嫂子拍在视频里的玉凤嫂,爽得只知道笑。

  我帮嫂子挑水浇苦瓜,她却是弯着腰,给刚刚种下不久的芹菜拔草。

  “要到生态园的人,快点!”杨汉民的声音突然在菜地头响起。

  我刚好挑起一担水,走上水沟跟这老小子走对面。

  杨汉民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,怎么着,想打架尽管上。

  “玉凤,你运气好,拿到最后的名额。

  ”又有一个声音在喊。

  我往声音处瞧,杨来兴也走了过来。

  这老小子喊完了,看着我,嘴角还浮起冷笑。

  我也笑,感觉这老小子是在冲我摆表情,大有我嫂子,就别想到生态园了的意思。

  娘的,我看见杨来兴就乐,昨晚他老婆被我搞得死去活来,这家伙还不知道。

  嫂子也站了起来,抬手撩了一下披肩长发,冲我来个微笑。

  大清早的,一对深深的酒窝就是漂亮。

  我挑着水,走到苦瓜地边,一边浇着水一边冲嫂子说:“嫂子,等会登山过去,吓死他们。

  ”嫂子抿着嘴巴笑,也点点头。

  我们俩忙完了,往村里走,瞧村口已经是放着十几辆摩托车呀电瓶车的。

  杨汉民和杨来兴,带着十个穿着挺光鲜的村姑村嫂,是要往生态园出发的节奏。

  我瞧着这十个女人,其中还有杨汉民的女儿杨蓉,这妞跟我初中是同学,考不上高中听说跑县城读职校,又回来了。

  “文娟呀,你没有到生态园的名额,怎么也这样急着回来呀?”玉凤嫂还冲我嫂子说。

  嫂子只是笑,抬眼冲我看一下。

  我也笑,然后也说:“等会,我们到生态园,问问人家要不要招工。

  ”“扑!”杨汉民和杨来兴都笑大的模样,还笑出挺大的声音。

  人家爱笑笑,我回到家里,洗个澡换上衣服,往嫂子那边走。

  嫂子也换上衣服了,今天她是上面加上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衫,下方还是那条黑色的短裙,脚上又是套着黑丝还有皮凉鞋。

  我冲她笑,想起了昨晚她站在我肩膀上,那股让我火很大的香气,让我的萌动又起。

  “喂,我抹了香水,会不会抹太多?”嫂子笑着问。

  我也笑,她这样问,那我就闻呗,脸往她的短袖衫领口凑。

  我脸一凑,嘴巴已经碰上那条粉粉的,又是弯弯的沟。

  这不是闻,而是亲了。

  “嗯!”嫂子被我吓得出一声,抬手轻轻打了我的脑袋一下。

  她打她的,我只感觉,幽幽的香气中,我的嘴巴碰到的感觉,真的很嫩也很温和柔。

  (俩性故事)“嫂子,你没抹香水耶。

  ”我闻了两口,抬起脸就说。

  嫂子杏眼冲我嗔,抬起右手臂:“我是抹这里,你闻那里干嘛?”我中奖了耶!嫂子的话让我乐,那就再闻。

  手将她的粉红短袖往上拉,脸也往她光洁的袖子口里面凑。

  “咯咯!”嫂子笑两声,还是跟昨晚我闻她的时候一样,被我的鼻子碰到了光洁的一片丰盈,怕痒痒的模样。

  我又抬起脸:“不浓,反正我闻着挺好。

  ”嫂子点点头,也说:“走吧。

  ”然后,笑得美腮上面一对酒窝就是清晰。

  我也点头走出来,嫂子锁上门了,我们俩一起往村后走。

  “嫂子,玉凤嫂真得意,忘记了她昨晚的叫声了。

  ”我走到杨来兴的老屋子边就说。

  嫂子笑着冲我看:“搞不好,玉凤嫂还是愿意的呢,你没听她的声音,真是……”我看着嫂子的脸:“真是什么?”“哎呀走了。

  ”嫂子不说了,手一伸,拉着我的手往山上登。

  我们俩上了山又下山,走到生态园的大门边,瞧村里那些人已经到了。

  “叶天,你们还真来呀。

  ”杨汉民的女儿杨蓉,看见我们就喊。

  那两个老小子,嘴里吸着香烟又是乐,杨来兴还笑得吐出两个烟圈。

  我跟嫂子都笑,瞧一大群人都是站在大门外不敢进,我却带着嫂子往大门里走。

  我们俩才走进大门,立马瞧那天给我们登记的光头哥,还有一位瞧着有三十左右岁,长得相当有风韵的丰满女人,往大门这边走。

  “叶天,你们来了!”光头哥看见我们,还主动打招呼。

  我笑着点头,嫂子却是“嘻嘻”两声,小声说:“你往后面瞧。

  ”她一说,我就脸往后面转,结果也乐,杨汉民和杨来兴都是惊呆了的模样。

  其他的十个村姑村嫂,也惊愕地看着我们。

  “你们来了。

  ”又有招呼声起,这声音,也透出女人成熟的磁性感。

  招呼声,让我又回头,冲着招呼的女人笑,随便也往她的前面瞧,感觉应该是36E的级别。

  怎么着,先点名,我们点完了,也往村里的人那边走。

  我看着杨汉民和杨来兴,这两个老小子,还惊呆没完。

  再瞧瞧杨蓉,也是还在发呆。

  真爽,今天就开始培训,我是当保安的,培训的是礼貌呀这些。

  嫂子她们也是差不多,要给她分配什么职位,还没公开。

  一天的培训结束,我跟嫂子又是往山上走。

  嫂子就是爽,登上村后的山顶,笑着不管啥的,双手扶着我的脸,红红的嘴巴也朝我凑。

  她主动了,我也是乐呀,感觉今天中了两次奖。

  也带感,小嘴巴突然张开我却也昏。

  真带感,她可不单单是亲,而是嫩嫩的清香往我送入。

  然后轻轻的灵动,更让我只感觉咽着一口口唾香,而不知道要怎么回应。

  忽然,嫂子脸一转,冲着我笑。

  然后说:“我不相信,你真没跟别的女人过夜。

  ”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也问。

  “你笨很内行呗。

  ”嫂子说完了,“咯咯”地笑,转身往山下走。

  我的妈,我还吓一跳。

  这是春云嫂教的,真让嫂子感觉出内行了。

  “哎呀!”嫂子的叫声又起,身子也晃了几下。

  我赶紧伸出手,朝着她抱,着急地也问:“怎么了?”“脚好疼,都是你,搞得我没看路。

  ”嫂子还埋怨我。

  “喂,是你主动的,怎么是我的责任。

  ”我也笑着喊。

  嫂子也笑一下,杏眼冲我嗔:“你不是说爱我吗,我埋怨你,你就要承认。

  ”说完了继续走。

  我却是眨眼睛,还不大明白嫂子的话,不过看着她走路一拐一拐的,也担心。

  这样子走回村里,明天就别想到生态园培训,只能是我背着她了。

  我想背嫂子,走到她跟前也往下蹲,这姿势不用说话了吧,回头冲她瞧。

  嫂子站住了,抿着嘴巴笑,然后双手搭着我的肩膀,香香的身子往我身上趴。

  真舒服,是我感觉舒服。

  嫂子的身子真软,我手托着她的黑色短裙,却又感觉手里柔中有实。

  “喂,要是看到有人,赶紧放下。

  ”嫂子嘴巴趴在我耳边说。

  我笑着点头,才不管她,站起来,下山的路,她的身子重心也是全部往我的后背压。

  我只感觉,每走一步,后面就是弹起又压。

  “嘻嘻!”嫂子却是低声笑。

  “笑啥。

  ”我也问。

  嫂子又笑几声才说:“我看着杨汉民和杨来兴,都是惊呆的表情,就想笑。

  反正他们都没想到,生态园的人还先跟你打招呼。

  ”我也乐,走快点。

  “咳!”嫂子出了一声又说:“那个三十左右,挺漂亮也丰满的女人,听说是生态园的经理。

  ”“哦!”我也出一声,继续走。

  脑子里却是现出那个女人的模样,感觉她跟嫂子差不多高,前面比嫂子还更大了点,椭圆脸也是特别美,浑身透出的成熟韵味让我也有感觉。

  “喂,那位经理前面那样大,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大的呀?”嫂子又笑着小声问。

  我也笑一下:“嫂子,你已经够大了。

  ”“噼”!嫂子的手朝我的脑袋拍,然后也是“吃吃吃”地笑。

  我很欢迎她笑,她一笑,压在我后面的一片也会连续地抖,感觉真好。

  终于下山了,我也将嫂了放下来。

  要不然,真会被人看到的。

  “嫂子,还疼吗?”我看着她走路还是一拐拐的,也问。

  嫂子点点头:“搞不好明天不能到生态园了,而且,我好像感觉头也有点疼。

  ”我先不管她头疼,又说:“要不回去了,我帮你揉揉。

  ”嫂子点点头,走进那条巷子,笑着跟碰上的两个村婶打招呼。

  还特地跟人家解释,她跟我一起到生态园。

  她的解释,让我走进她的屋子里也乐。

  这不明摆着,怕别人以为,我们俩一起从村后回来是搞什么的嘛。

  嫂子走进屋子里,赶紧又打开里屋门,往沙发里坐,立马又是将黑丝脱下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3916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7771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5676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5198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6916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6326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2335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b.aspx?75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