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youjizz,新手必看

“呀,琳琳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你不是平常……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老周就已经看见,刘琳今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,她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老男人。

  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太多,可由于西装革履,导致他显得有几分年轻,也不过才三四十岁。

  “这位是老周。

  ”老周一下子皱起了眉头,有一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,在他的印象当中,刘琳似乎好像还是第一次带别人回到自己的民宿里。

  “诶呀呀,你看看我,一下子光顾着高兴,都忘了跟你介绍了。

  ”刘琳一边拍着自己的脑门,一边兴高采烈,站在两个人中间,纷纷介绍。

  “周伯,这是我的顾客刘胜伟,刘先生;刘先生,这是我之前的邻居,也是这间民宿的老板周伯。

  ”刘胜伟淡淡地对着老周点了一下头,对于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商人,他一向是没什么兴致的。

  “琳琳啊,你怎么把顾客领到这里来了?干嘛不去外面谈?”老周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,皱着眉头问着刘琳。

  “嗨,周伯,这不是形式所迫吗?”刘琳并不打算告诉老周实话,眨着自己的双眼,得意的对着他说道。

  “周伯,我现在要回去谈生意了,你可得帮我把门,千万别让任何人进来。

  ”刘琳心中其实是在害羞,害怕有人撞见自己和刘胜伟的好事儿,到时候照片传出去,自己这张脸该往哪儿放。

  “你放心吧,我知道了。

  ”老周虽然还有些怀疑,可是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反驳什么,只能拍着胸脯向刘琳保证。

  “那么,刘先生,咱们走吧。

  ”刘琳得到了老周的保证,放下心来,挑着眉眼,看着自己身后的刘胜伟说到,两人一起以后上了楼梯。

  转眼之间,来到了刘琳的房间里,一进来,刘琳还想像刚才一样,调戏着刘胜伟,但刘胜伟都已经憋了一路了,自己的身子早就已经烫到了不行,哪里还有时间,让刘琳在那儿自我欣赏?一个箭步,直接冲到了刘琳的面前,不管不顾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,疯狂的在刘琳的脸上啃噬。

  很快,刘琳就能感觉,刘胜伟的口水,将自己的一张脸涂满,粘糊糊的。

  虽然刘琳心中很是反感,但她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一边挑着眉眼,一边看着面前的刘胜伟。

  “刘先生,没想到您还真是够猴急的。

  ”“废话少说。

  ”刘胜伟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疯狂地撕扯着刘琳身上的衣服,很快,两个人坦诚相。

  刘胜伟二话不说,直接公主抱起刘琳,将她粗鲁地扔在了一旁的床上,刘琳的后背撞在床板,传来些许的疼痛,可是刘胜伟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,揉搓着刘琳通红的后背,进行自己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刘琳没有想到,刘胜伟竟然如此会玩,疼痛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,有些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腰肢。

  这一动不要紧,一下子又触碰到刘胜伟的敏感点,他粗鲁地握紧了刘琳的腰肢,在她圆翘的屁股上,抬起手狠狠地打了两下。

  很快,那原本白皙的皮肤出现了五个明显的指印。

  “别动,再动我饶不了你。

  ”刘琳感受到刘胜伟的尺寸,让她有一些恐慌,身子微颤,咬着自己的下唇,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刘胜伟看起来平平无奇,谁知道这么有料?看来今天自己准要遭殃了。

  刘琳陪着一脸的笑,迎合着刘胜伟,两个人玩的开心,很快,双方都是大汗淋漓,互相喘着粗气,满脸通红,看着对方眼底写着深深的欲望。

  下面的老周,自打刘琳一上来,就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,就算刘琳说想要和对方谈生意,那也没有必要来自己的民宿吧!老周左思右想,趁着刘琳不注意,跟着二人走上了他们的房间。

  才刚刚一上来,老周明显地听见,在刘琳的房间里传来男女欢愉的声音。

  老周心中暗自一惊,蹑手蹑脚,走到了刘琳的门前,顺着门缝,往里看去,就看见这两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,正在做运动。

  尺度大的,让老周震惊的张大了嘴巴,足以塞进一个鸡蛋。

  真没有想到,原来这个刘琳这么会玩,之前她还跟自己装纯,原来全部都是给自己演戏呢。

  老周恍然大悟,往地上吐了一口痰,心中对刘琳也不知道起的是歹念还是愤恨,眼中闪过一抹疯狂,在刘琳的身上四下扫视着,将她身上的一切,通通映在自己的眼中,一点也不肯错过。

  在看刘琳,根本没有注意到老周的存在,在那里忘我的发出一两声嘤咛,声音越来越大,传到老周的耳朵里,就像一剂催情药,刺激老周,让他的身子逐渐变得滚烫,下体也开始猛涨。

  “我再也受不了了。

  ”刚开始的时候,老周还能勉强地压抑自己,害怕动作太大,被里屋的两个人发现,随后看着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,老周狠了一下心,直接将自己的下身脱个干净,露出庞大的尺寸,双手疯狂的抚摸他,直至完全解出自己全部的泄出。

  屋里的那两个人,或许也到了高潮,刘胜伟瘫在了刘琳的身上,双目微红,脸上分明带着一点微笑,这还是这么久以来,他第一次感受到快乐。

  老周害怕时间太久,被人撞见,赶紧将自己的衣物收拾起来,刚转身来到楼梯口,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球一转又回到了刘琳的房门前,拿出自己的手机,小心翼翼的拍摄一张照片。

  照片上,两个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,脸上动情的表情清晰可见,老周一边嘿嘿的笑着,一边收回自己的手机,回到了楼下。

  “刘先生,这回这房子您可以买了吧?”休息片刻,刘琳总算是缓过神来,恢复了一下体力,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,拄着自己的脑袋,支起自己的身体,面含笑意,对着面前的刘胜伟说道。

  “那是自然。

  ”刘胜伟点头答应着刘琳:“你都已经奉献出你自己的诚意了,我又怎么可能会落后呢?”刘胜伟这话分明是在挑逗刘琳,刘琳虽然心中有一些反感,可还是不得不点头称赞。

  刘琳害怕夜长梦多,主动拿出自己的合同,放在了刘胜伟的面前,看着他在上面,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刘琳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“今天我过得很开心,希望以后咱们再有合作的机会。

  ”临走之前,刘胜伟对着刘琳留下这句话,刘琳在心中暗骂,果然所有男人都一样的,全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考生物。

  “刘先生,您放心吧,只要您给的价钱够合理,我这儿可每天等着您来呢。

  ”刘琳一边说着,一边挑起自己的眉眼,得意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。

  刘胜伟心情愉悦,和刚开始来的时候判若两人,一边哼着歌一边下了楼,路过楼下,扫了一眼柜台里的老周,不知道是不是刘胜伟的错觉,他总觉得老周一直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。

  刘胜伟被老周盯得浑身有些不大舒服,直到走出了门外,刘胜伟才好奇地上下打量,自己今天也没什么奇怪的,那个老东西的眼神怎么那么讨人厌呢?刘胜伟想不出来原因,也只能作罢,摇头晃脑哼着歌,挺着自己的肚子走掉了。

  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刘琳简单地将自己的身子清洗了一下,直至洗的又是香喷喷的,这才满意地穿上自己的睡袍,两条大白腿从睡袍开叉的缝隙当中窜了出来,穿着自己白色的拖鞋。

  刘琳走到了楼下,都不用等老周同意,直接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。

  “周伯,晚饭做了吗?要是没做,我请你出去吃。

  ”今天一天,刘琳就已经接到了一笔大单子,她心中开心,主动对着老周讲到。

  “别别,我可不敢再带你出去吃了,你要是再喝醉了,要是撒起酒疯来,撕了自己的衣服,我该怎么办?”老周故意和刘琳开着这种大尺度的玩笑,刘琳一听,小脸一红,骂了一声“不正经”,然后扭着自己的屁股。

  转身回到房间。

  老周看着她的背影,傻傻的笑了好久,从自己的手机当中,找出刚才在床上的照片,看着她那小表情又开始胡思乱想,又不由自主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裆部,有意无意的揉捏着,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舒服的叫声。

  刘琳今天睡的格外的舒心,或许是拿到了合同,让她心情愉悦吧,这种开心的情绪,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晨,临走之前,刘琳一如既往笑呵呵地跟老周道别。

  老周等着刘琳前脚刚走,后脚便关好了门,走到刘琳的房间里。

  一进来依旧是那淡淡的香气,老周按照熟悉的路线,来到了刘琳的浴室。

  刘琳有一个习惯,一直都把自己换洗的衣物摆在洗衣机上,等着晚上来清洗。

  老周一眼就看见今天的洗衣机,又摆着一个黑色的物件,他将那物件拿在手中把玩,丝质的材料十分的柔顺,顺着老周的手指,有意的摩擦着。

  上面一如既往的痕迹,老周放在鼻子下面,狠狠地吸一口气,仿佛要将上面的味道,全部吸到自己的胃里,和往常不同,今天这味道有了一些的骚气,带着满满情欲。

  一边抚摸着光滑的布料,老周一边开始想象,昨天刘琳穿着它,在床上动人的表现。

  不由自主,老周又开始隔着布料,放在自己的下身,运作一番,直至让这内裤变得更加有味道,才肯停止,扔回它原先的地方,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,下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看着手里的报表。

  早上来的时候,刘琳哼着歌,在众人一路疑惑的目光当中,回到了自己的岗位。

  八点一过,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来齐了,张总昨天一直在等着刘琳央求自己,甚至连条件都准备好了,可是没有想到,刘琳并没有来找他。

  张总辗转反侧一宿,始终没明白其中的缘由,这不一大早,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做,直接来到了刘琳的办公桌前。

  那些(两根一起插进去)员工们看见张总来了,纷纷起身迎接,刘琳见到,心中闪过一抹冷笑,但是脸上的表面工作做的还是十分的到位的。

  她走到了张总的面前,面含笑意,对张总讲到:“张总这一大早,究竟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怎么难不成您下来例行检查了?”“少说废话,我问你,那个合同你拿到手了吗?”张总粗鲁地问向了刘琳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,刘琳昨天让他等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。

  “张总,您说的是这个么?”刘琳一边在挤眉弄眼,一边将自己手里白纸黑字的合同,举到了张总的面前。

  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,赶紧将那张合同抢到自己的面前,上下扫视了一番,发现这张合同,结构十分的严谨,哪怕是自己工作这么多些年,也写不出这么好的合同,而在合同最下方,乙方签字上面,明晃晃摆着的就是刘胜伟的名字。

  “这,这是?”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,带着一点惊讶,他磕磕巴巴,对着面前的刘琳讲到。

  刘琳也是好脾气,深吸了一口气,眼睛眯成一条缝隙,对着张总说到:“怎么?难不成张总您不认识了,这可是您昨天交给我的合同呀,我现在已经把它完成了,张总,您大可以好好的检查一遍,要是有什么不合格的,您可得赶紧跟我说。

  ”张总有些不可思议,将那合同举在自己的面前,上上下下,来来回回,看了至少不下三遍,终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来。

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这这家伙是出了名的难缠,他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,就被你给劝动,签下了这纸合约?”张总始终不敢相信,认为刘琳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,可是刘琳行的正做的直,毫不在意,耸着肩膀,看着面前的张总:“张总,我这回是给公司做了一个大贡献,你说说我到底有没有奖赏?”“你放心,奖金肯定少不了你的。

  ”张总这次无疑吃了一个哑巴亏,张着嘴巴,看着面前得意的刘琳,过了好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,说完转身,愤愤的走了。

  看着张总不时,摇着自己的脑袋,想必心中一定还想不明白,这其中的种种。

  刘琳只觉,心中有些好笑,看着张总离开的背影,翘着自己的二郎腿,哼,我倒要看看,你这小花招还能耍到什么时候。

  “刘琳,你也太厉害了吧?我之前就已经听别人说过,你可是从别的公司调到我们这里来了,还说你在之前的那家公司,就是出了名的销售,不管是怎样的房源,也不管是怎样难缠的顾客,只要到了你的手中,一定乖乖听你话。

  ”

她更是激动的抓住了老李的手,说:“我想!求求你了大叔,带我走吧!”“带你出去,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,我有一个要求。

  ”老李笑了。

  看着老李这不怀好意的笑脸,刘婷婷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。

  见刘婷婷犹豫了,老李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摆摆手说道:“不想就算了,权当我什么都没说。

  ”说完,老李便要进屋。

  “别!”刘婷婷匆忙又抓住了老李,扭扭捏捏着:“我,我答应你就是了……老李看了一眼刘婷婷,小脸红的简直像个熟透了的苹果。

  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,老李将刘婷婷带进了对门空着的房间里。

  正当老李准备扑上去的时候,刘婷婷红着脸推开了老李,说:“你先去洗个澡,好不好…”老李欣然答应了。

  他也不怕刘婷婷跑了,就算跑出了这间屋子,刘婷婷也跑不出这栋楼,张妈和其他小姐可都在下面看着呢。

  不过十分钟后,老李便穿着大裤衩子出来了。

  看到老李上半身赤果果的,刘婷婷更是闭紧了眼,不敢看他。

  老李带着急促的呼吸声,开始一件件褪下刘婷婷的衣物。

  因为很久没有整这么年轻这么嫩的小女孩了,老李激动的不行,脱衣服的手都在颤抖。

  很快,刘婷婷便给老李扒光了。

  望着刘婷婷那年轻活力的娇躯,白里透红,玲珑有致的身材,老李由衷的赞叹道:“你真漂亮。

  ”老李可以打包票,刘婷婷绝对是个美人胚子,哪怕和萧雅相比,也能各领风骚。

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,便是刘婷婷的尺寸了,老李一只手便能完全覆盖上去。

  不过,这也侧面反映了刘婷婷还有待开发。

  老李一句话羞的刘婷婷满脸通红,刚想转过身去,却被老李直接拽了过来!老李当着她的面脱掉了大裤衩子,刘婷婷偷看了一眼,随即便将她吓了一跳!准确来说,刘婷婷是被老李夸张的尺寸给吓到了。

  她高二谈了一个男朋友,俩人之间也有过数次鱼水之欢。

  但是,老李的下面可比她那小男友的尺寸要大上不止一星半点!似乎是发觉了刘婷婷吃惊的表情,老李得意的爬上了床,躺在了刘婷婷的身边。

  之后,老李更是不知羞耻的拉着刘婷婷白皙细腻的小手,轻轻放在了自己下面……“来,给我摸摸。

  ”老李怪笑着。

  刘婷婷的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来血了,她故意将头瞥向一边,因为刘婷婷现在有点不敢直视老李,她可能在此之前都没有想过,一个马上五十岁的老头子,气势还能这么惊人。

  现在,刘婷婷反而有一些慌了,她心想:老李的下面这么大,自己能承受的住吗?刘婷婷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,是在高二放暑假的那年,她和自己的小男友偷尝了禁果。

  虽然双方都是第一次,刘婷婷的小男友也没什么经验,甚至俩人的时间也都并不长,而且,前前后后也就不过两次。

  可即便如此,刘婷婷第二天也下不来床,走路的姿势都怪怪的……刘婷婷已经记不得第一次有什么愉悦的感觉了,能联想到的,只有痛。

  然而,现在老李的那家伙,要比她那小男友大得多得多……她都害怕自己会不会在中途被老李折腾的昏过去……“把那只手也放上来,握住,上下来回弄一弄。

  ”正当刘婷婷心里想着羞羞事时,老李一句话将她喊醒。

  虽然没有去看老李,但是刘婷婷还是听话的照做了。

  接下来,就是老李享受的时间了。

  享受着刘婷婷这个既年轻又漂亮的校花服务,老李靠在床头,半眯着眼睛,嘴巴里不时的哼出一两句愉快的闷响。

  后来,老李将刘婷婷拉倒了自己怀里,强行和她嘴对嘴的亲在了一起,同时,还用着自己较为粗糙的大手,抚摸着刘婷婷的两团雪白。

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尽管刘婷婷不停的在抵抗着,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躲开老李,(我的尤物女友们)老李的嘴巴和她的小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老李的舌头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刘婷婷的口中乱闯。

  虽然老李中午才吃完饭,还没有漱口,嘴巴里带着淡淡的臭味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刘婷婷经过了这一番挣扎后,反而自己有了些感觉。

  因为她发现,老李不仅摸得自己很舒服,就连吻技也很高,不像她和小男友,亲吻的时候十分木讷……激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后,刘婷婷感觉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,老李这才肯罢休。

  看着怀中的俏佳人那如梦似幻又羞涩的神情,老李又笑了,还特别坏的问她:“怎么样,舒不舒服?”刘婷婷的脸早就红的不能再红了,虽然老李刚才确实“欺负”的她很舒服,但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啊。

  刘婷婷只能换了个话题,问道老李:“李大叔,你下面怎么这么大啊!”老李得意的吸了吸鼻子:“大?一会儿你就知道,它不光是大那么简单了!”紧接着,在刘婷婷的一声娇呼后,老李将她的两条美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,直接冲进去了……刚开始的时候,刘婷婷还一个劲的喊疼,喊着自己要死了,受不了了,甚至哭着求老李快出来。

  别说她了,就连老李的脑门上也流出了丝丝汗珠。

  

  仲夏,恍若一夜间,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。

  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;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。

  行走在光阴路上,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。

  将内心的宁静,折射成眼眸的清澈,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  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,花香弥漫,情深倾城。

  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静守着晨曦暮色。

  一步一驻足中,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,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。

  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,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,想想都是美轮美奂,细数经年所有美好,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……  逝去的岁月,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,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,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。

  野花的绚烂,微风的飘逸,皆光阴中美的馈赠。

  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,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;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,坎坷挫折,然而心中的美好,眸底的清澈,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。

  为自己的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,岁月便少一些薄凉。

  生命的终结,不一定繁花似锦,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。

    简静如溪,似空渺临水而居,岁月中凸起的繁嚣,渐隐至红尘之外,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,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。

  安静,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,宛如温善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,从不张扬,也无浮躁,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。

  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,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,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,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。

  那些爱的轻唤低喃,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,缓缓地,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,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,忽儿走过,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。

    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,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,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。

  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,沉淀了喧嚣,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,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,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,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。

   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,收藏起花开的美好;抬眸,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。

  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,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。

  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,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,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;每个人的山河岁月,都会有步履匆匆,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,轻轻梳理纷扰繁琐,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;在心灵的花园,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……  浅夏如烟,风过无痕,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,一个不小心日子就跌碎进仲夏。

  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,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,在心上静静氤氲,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。

  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,记起,温情溢美;收起,则浅笑随意。

  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,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,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,及待回眸,已自成泥。

   腌诗、腌心情,甚至腌交情。

  封存,收藏起所有期许,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。

    六月的早晨,一枚枚希冀丛生,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,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。

  依恋的目光里,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,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。

  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,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,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,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。

  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,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。

  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,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,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……  时光荏苒间,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,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,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。

  而那些笃信的初心,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,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。

  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,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,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。

  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,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,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,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;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;是你已生,我仍未老……此去无论多久,再忆,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。

    (办公室爱爱)依着晨曦,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,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,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,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,在流年里点滴生香,于岁月里窖藏着色,每每赏读,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。

  念在山水路上,无需相问,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,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。

  穿尘而过的绚烂,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。

  

  追忆似水年华,好像在快速翻阅一本关于自己的画册,那个十八岁的自己,哭着笑着闹着,认真过、任性过、甜蜜过;校园教室少年,考卷阳光微风,黑板老师书堆,一幕幕场景恍惚就在眼前,我分明看到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顶着一头短发在欢笑,笑声飘荡在我十八岁的天空,那一年,我高三。

    十八岁的我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丢进回忆的长河里。

  十八岁的容颜被定格在一张张发黄的照片里,那个短发爱笑的懵懂少女;关于十八岁那年我所经历的很多事,却慢慢模糊在了记忆里,只能通过老旧的记事本想起一二。

    还有一些事,是不用记在记事本里也会被深深的刻在你脑海中的;  那一年,我十八岁,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爸爸哭,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  高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,每周五晚上回家,周日下午再返回学校,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周日下午,天空已经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,我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了。

  毫无征兆的爸妈就吵了起来,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,冲着爸爸就吼了起来,具体吼了什么我也忘记了,我只清楚的记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,我清楚的看见了爸爸眼角的泪水。

    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,我看着妈妈焦急的跑过去摇爸爸,而我却头也没回的走出家门,坐上了返回学校的车,想起爸爸眼角的泪水,就忍不住抽泣;  次周周日是我18岁的生日,本该周五下课就回家的我,却留在了学校。

  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踏进家门?不知道回到家看见爸爸要说什么?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?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回家了,心里五味杂成。

  就在这时,收到了爸爸的短信,到现在我都记得短信的内容——对不起,是爸爸错了!后天是你生日,快回家吧!那一刻,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水。

     我永远也忘不了爸爸的泪水,那是我第一次看见,也是最后一次看见;  那一年,我十八岁,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树上的人,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  每次被爸妈训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要永远离开这个家,再也不用听他们唠叨,想象自己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,看着他们着急的找,想象着自己永远离开,让他们难过后悔;可能因为恐惧吧,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。

    那一年,我十八岁,却依然不懂事,那一次,我惹哭了妈妈。

    到现在依然记得,那次和妹妹吵架,妈妈也没问来由,就对我一通批评。

  我生气极了,心想反正也没人关心,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脸。

  妈妈看到后一句话都没说,我却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,之后很多天妈妈都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。

  后来我看到过妈妈很多次掉眼泪,但是都没有像那次一样刺痛我的心,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;  那一年,我十八岁,很多事都已经模糊在了回忆里,但我却清晰的记得爸爸眼角的泪和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。

  爸爸妈妈请原谅我年少不懂事,或许你们早已忘记了这些事,可是它们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里。

    对不起,爸爸,我该跑过去扶起您,我该主动和您道歉;对不起,妈妈,我应该更早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。

  如今,这些道理我都懂了,我不会再像十八岁时那样倔强任性了。

  看着你们慢慢老去的脸,我祈求时光能温柔对待你们,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孝顺陪伴你们,你们陪我长大,我伴你们变老;   家里人都在劝你去大城市里发展,那里机会多待遇好,在这种观念的熏陶下(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)我很听话,努力考上了大学,离开了故土,奔向另一处陌生的土地,这种飞跃的过程很刺激,甚至引以为傲,尤其在面对家乡的人们问起的时候。

  可是当把陌生变得熟悉,新鲜变得寻常,自豪感随之渐淡,便不由自主怀想故土的样子,不是说家乡的变化吸引人,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与刻在脑子里的记忆。

    我尽力的控制我成为故人的速度,方法就是,在感情无处宣泄,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回家。

  土地就是这么包容,包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驱壳和灵魂,迟早会变成其中之一,还有就是,我也会抱愧山河。

    以前总觉得陌生的地方才会让人有安全感,没有熟人之间不顾彼此的算计,和相处时理和行为的挑剔,和陌生人之间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视一笑以表寒暄,认识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负担,只有家乡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在熟悉中体味到安全感的地方,这里不是所谓的远方,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。

  安全感来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朴,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人,不趾高气昂,不颐指气使,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或者记录,人与人间很容易交心,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压力。

    总有一天,我会觉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我颠簸的有些恶心,也总有一天我会尝试着逃避,可是到那时再回到故乡时,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寻常,还是一种作为故人,熟悉与陌生交汇的复杂感,不得而知,我只知道,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阵子,迟早是会离开,毕竟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。

  

“你不用说了,让一让!”秦晓曼不想再留在这里,直接站了起来,想要离开这里。

  姜东下意识的让开了面前的路,可在意识到秦晓曼要离开之后,顿时急了,急忙上前挡在了秦晓曼面前,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说:“小姐,能不能留给电话,或者加个微信。

  ”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,差点就给忘了。

  “不必,我不认识你!”秦晓曼又要离开,姜东急了,一把抓住了秦晓曼,秦晓曼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,顿时有些着急,惊慌失措下想要逃离这里,动作就更加大了。

  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。

  ”看到秦晓曼着急成这个样子,姜东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,只是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,千万不能放开秦晓曼,要是放开秦晓曼的话,他肯定会后悔的。

  秦晓曼也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,也是有点力气的,一看姜东不用放开自己,顿时就急了,直接一用力,想要摆脱姜东的钳制,姜东没有想到秦晓曼的力气居然挺大,一不小心就被她给挣脱了。

  而这个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秦晓曼用力有点过,一时间收不回力气,直接朝着后面倒了下去。

  “小心!”“啊!”秦晓曼以为这一次自己肯定要遭罪,就这个角度摔下去,还不后脑勺先着地,一想到这里,秦晓曼就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。

  可是,怎么没有觉得疼呢?秦晓曼有些奇怪,睁开眼睛的时候,便看到周天浩就站在自己的身后,展开双臂将自己抱在了怀里。

  “姐夫?”秦晓曼一时间糊涂了,周天浩刚才不还在游泳吗,什么时候过来的?“你没事吧?”周天浩没有去理会秦晓曼眼里的疑惑,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  刚才他游泳的时候,看到有人搭讪秦晓曼,顿时就着急了,要知道,秦晓曼可是自己精心饲养的小白菜,要是被别的男人给拱了可就麻烦了。

 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周天浩就顾不得其他了,直接从水里钻出来,朝着秦晓曼跑了过来。

  好在他出现的还算及时,终于在关键时刻将秦晓曼给救下了。

  看到周天浩一脸担心的样子,秦晓曼心里便喜滋滋的,尤其是跟周天浩四目相对,更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温馨的感觉。

  “小姐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,瞬间便打乱了俩人之间的宁静,秦晓曼收起了眼底的笑意,朝着姜东看了过去。

  “姜总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就在秦晓曼准备说那个男人两句的时候,周天浩突然开口了。

  秦晓曼有些吃惊地看着周天浩,下意识的就问道:“你认识他?”想到刚才姜东对自己做的事情,秦晓曼就觉得生气,可要是这个人是姐夫的熟人或者朋友的话,那岂不是更尴尬。

  可偏偏不想什么就来了什么,听到秦晓曼这么说,周天浩急忙点了点头说:“不错,小曼,这位是我的朋友,你们认识吗?”姜东在知道周天浩认识秦晓曼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,男人要是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的话,那这个女人身边的男人就成了他的敌人,此刻,姜东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。

  看到姜东不善的目光,周天浩瞬间就明白过来了,急忙上前解释道:“姜总,真是巧呀,对了,我给您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老婆的妹妹秦晓曼,晓曼,这位是姜总,他们公司生产医疗器械,我们以前有过合作。

  ”男人对朋友的概念很广泛,合作伙伴也是朋友,这一点秦晓曼能够理解。

  “原来秦小姐是你老婆的妹妹呀,真是误会,秦小姐,刚才对不起了。

  ”听到周天浩是秦晓曼的姐夫之后,姜东的表情好了很多,也变得客气起了了。

  “姐夫,你们先谈,我先去换衣服了!”姜(两根一起插进去)东的目光时不时的会看向秦晓曼,这让秦晓曼很不舒服,所以,她便借着换衣服的机会想要离开。

  “姜总,真是巧呀,对了,我上次说的合作您考虑的怎么样?”周天浩之前找过姜东很多次,想要从姜东的手里购买一批医疗器械,可这些医疗器械都是市场上比较抢手的,想要买的话并不容易。

  而每次姜东都不能给周天浩肯定的答复,这让周天浩有些焦急,后来姜东更是见都不愿意见秦浩天了,秦浩天原本以为这次合作完蛋了呢,没想到峰回路转,在这里遇到了姜东。

  “这个……”姜东并不看好周天浩,对于周天浩提出的合作根本没有兴趣,只是碍于面子原因,没有直接拒绝,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周天浩。

  “这样吧姜总,我请你吃饭吧,一会儿我们在饭桌上具体再谈!”“不必了,我还有个会议要开!”姜东不愿意跟周天浩合作,自然对周天浩说的吃饭也就没有兴趣了。

  周天浩有些着急,灵机一动突然想到刚才姜东看向秦晓曼的时候那种眼神,突然有了办法。

  “姜总您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,也应该看在晓曼的面子上吧,反正吃饭也用不了多少时间,您说是吗?”做为男人,姜东看向秦晓曼的眼神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“这……那好吧……”终于,姜东答应了。

  秦晓曼换完衣服出来,刚好看到等在外面的周天浩,于是便朝着周天浩走了过去。

  “姐夫?”秦晓曼又换上了她之前穿的那一套白裙子,白裙子的设计很简单,坎肩的设计,将她那光滑白嫩的玉臂露在外面,再加上她本身就身材高挑,站在面前就好像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女一般。

  “出来了?想吃什么,姐夫请客。

  ”秦晓曼平时喜欢吃好吃的,一个上午的运动,她也早就饿了,现在听到姐夫这么说,便调皮的说:“姐夫看着办,什么好吃就吃什么!”灯光下,秦晓曼微微昂起头看向了周天浩,那精致的五官更是让周天浩心动不已,真想将她搂在怀里亲吻一番呀。

  周天浩心里想着,可却不能这么做。

  “那行,我带你去吃海鲜吧,这里的海鲜不错,不仅新鲜,做的也地道。

  ”“好!”秦晓曼点着头就要往前走,可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,有些不解的问:“姐夫,你怎么不走?”“等等,还有一个客人没有来呢!”“客人,什么客人?”秦晓曼有些疑惑的问了起来,然后顺着周天浩的目光看了过去。

  从更衣室走出来了一个男人,穿着合体的西装,面容冷凝,可却在看向秦晓曼的时候,眼底露出了一丝异样。

  “姜总,您来了,请吧!”看到姜东出现,周天浩急忙上前邀请着。

  秦晓曼有一个不好的预感,而这种预感刚刚出现,便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  “秦小姐,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!”“等等,你这是什么意思?姐夫,他难道跟我们一起吃饭吗?”秦晓曼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失理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就是不喜欢这个姜东,总觉得姜总这个人很虚伪,看向她的时候目光中带着轻浮,跟这样的人吃饭,她是一万个不放心的。

  “是呀小曼,有问题吗?”有问题,自然有问题,问题还大着呢?秦晓曼心里嘀咕着,可想到今天是姐夫请客,而且看姐夫的态度,就知道这个姜东对于他来说还挺重要的,想到这里,秦晓曼便生生压下了心底的不满,有些自欺欺人的说:“没……没问题……”说完,还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意!不知道怎么回事,在知道要跟姜东一起吃饭的那一刻,秦晓曼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“小曼,想吃什么随便点!”将菜单给秦晓曼,秦晓曼拿着菜单却开始纠结了,这上面的菜品看起来一个比一个贵,一道菜的价格,都是自己上学时一个月的生活费呢。

  让她去点菜,无疑是要自己的命。

  “还是姐夫您点吧,我吃什么都行!”秦晓曼将菜单给了周天浩,周天浩又将菜单给了姜东,姜东却没有秦晓曼客气,直接放下菜单开始报菜名,那熟悉的程度,就好像这里的菜是他们家的一般。

  很快菜就上桌了,整个吃饭过程中,姜东更是对秦晓曼体贴的不行,只要秦晓曼朝着那个菜多看那么一眼,姜东就帮秦晓曼将菜夹在了碗里。

  周天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作为男人,他自然明白姜东的意思,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。

  秦晓曼第一次来这种高档的地方,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显得很不自然,尤其是姜东客气的样子,更让秦晓曼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突然,秦晓曼的筷子掉在了地上。

  这尴尬的状态在出现的同时,周天浩就很迅速的反应了过来,直接弯腰蹲在了桌子上面,欲将秦晓曼的筷子捡起来,而在他蹲下去的时候,突然发现了一件让他惊喜的事情。

  秦晓曼穿着裙子坐在凳子上,周天浩刚好能看到她裙底的风光。

  她今天穿了浅色系的小裤裤,很小巧的一个,中间的部位稍微有点湿,那饱满的地方有几根调皮的毛发伸了出来,若影若现却让人遐想连篇。

  看到这一幕,周天浩就变得激动起来,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,想要伸手去摸一下,可碍于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在,他就有点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“姐夫,怎么了,找不到吗?”就在周天浩看得正起劲的时候,秦晓曼等不见他,将脑袋伸了进来。

  秦浩天大惊,急忙将筷子拿在手里,假装自然的说:“找到了找到了……”说话间,周天浩有些不舍的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,将捡起来的筷子放在了一边,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拿出备用的筷子递给了秦晓曼。

  秦晓曼觉得有点尴尬,趁机提出要去卫生间,然后便起身离开。

  姜东看着秦晓曼那窈窕的背影目光微闪,周天浩很来事儿的笑着说:“晓曼昨天刚到我家,这次来准备找份工作!”“工作找到了吗?”果然,这个话题姜东很喜欢,下意识的就问了起来。

  “现在的工作哪有这么容易,再加上晓曼只是卫校毕业,想要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就更难了。

  ”听到周天浩这么说,姜东若有所思,似乎在心底思量着什么。

  “你跟我的合作回头给我一个具体的方案,我让下面的人去评估一下,要是可以的话,我给你电话!”姜东突然换了话题,而这个话题更是让周天浩大喜,他需要的就是姜东的这句话,而他也清楚的知道,姜东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。

  “谢谢姜东,我一定会抓住机会的!”姜东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,而此刻,秦晓曼也推开门走了进来,同一时间,姜东的目光便落在了秦晓曼的身上。

  秦晓曼感受到姜东的目光,俏脸瞬间蹿红,急忙低下头走到了周天浩跟前,羞答答的说:“姐夫,我吃好了,我们回去吧!”“怎么,这里的饭菜不好吃吗?怎么吃了那么一点?”周天浩明知道怎么回事,却没有点破。

  “挺好吃的,我已经吃饱了。

  ”秦晓曼平时的饭量不错,今天根本就没有吃饱,只是因为姜东在一边看着,她实在是吃不下呀。

  “秦小姐刚才听你姐夫说,你这次是来找工作的是吗?”秦晓曼抬起明媚的大眼睛,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姜东,然后又瞪了一眼周天浩,心里嘀咕着,姐夫这是怎么回事呀,自己找工作这样的事情怎么就随便说出来了呢?“嗯,是呀!”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可秦晓曼也做不到当场翻脸,点头承认了。

  “刚好,跟我合作的一家医院好像要招护士,要不我带你过去看看?”姜东不动声色的看着秦晓曼,秦晓曼猛地抬头对上了姜东的目光,有些惊喜的说:“真的吗?”“自然是真的,秦小姐要是有时间的话,我这就给医院的赵主任打电话说一下,然后带你过去。

  ”姜东的公司主营的就是医疗器械,跟多家医院都有合作,想要塞进去一个护士并不难。

  这也是周天浩跟姜东说的主要原因,既然姜东对他这个小姨子有意思,那秦浩天就不介意给他一个机会来讨好秦晓曼,当然,顺便也帮自己一把。

  “这……要不姐夫,我们去看看吧?”秦晓曼不想错过这次机会,于是将目光看向了周天浩。

  周天浩自然不会回应秦晓曼的目光,有些抱歉的说:“一会儿我还有点事情不能陪你,姜总要是陪你去的话把握就更大一点,晓曼你可要抓住机会呀!”周天浩虽然有些不舍就这么将自己养的大白菜送给姜东,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他也没什么好说了。

  毕竟,周天浩可是商人,商人都喜欢将利益最大化,此刻这么做,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适合的。

  “这,那好吧!”秦晓曼其实有点不愿意,可她知道,自己找工作这件事已经让姐夫很为难了,姜东之所以愿意给自己介绍工作,还不是因为姐夫的关系,想到这里,秦晓曼便没办法拒绝了。

  “那好,我就先走了,晓曼,姜总可是我的重要客户,你可要招呼好姜总呀!”说罢,周天浩就起身离开了,秦晓曼有意绕过周天浩再坐一会儿,可看周天浩的样子,显然是不想再留下了。

  “好的姐夫!”等到周天浩离开之后,包间里就剩下秦晓曼跟姜东了,秦晓曼原本就很拘束,此刻就更加拘束了,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,整个人变得极不自然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5954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5671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6277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5883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6292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3803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4366.html

https://www.cheapcustomwristbands.top/twa.aspx?7747.html